FANDOM


情深似海 - 子墨、绯红女、花月娇 行观交流记录编辑

来源:啰嗦网-月色花苑

情深似海(2013-4-8凌晨观记)
(绯红女注:晚上在群里,聊到子墨厨艺好,子墨说啥时能给S做顿饭时虚空来说话了,下面是行观记录。2013-4-8)

子墨:婉娘说,好好跟着比做顿饭强。
花月娇:虚空就是比我们看得深刻。(绯红女注:下面有些是子墨、花月娇等等人的闲聊的话,略去。2013-4-10)
绯红女:刚才子墨家婉娘说话的时候,我看了一下,我家里的……从我头上拿下去一个铁套。(绯红女注:就是那种露眼露鼻子的古代战场上经常看到的那种铁面罩。2013-4-8)

杏子评论:应该私下追风问讯——卸掉盔甲是什么意思?
画眉:这个并不是什么反应迟钝的问题,是个情的问题……如若是情深似海,一举一动皆上心。
小小:秋色上花衣,青山数行泪。沧海一穷鳞,牢落机心尽。惟怜鸥鸟亲……2013-5-4

情深似海(2013-4-8凌晨观记)
绯红女:说说花月娇(生活中是什么样子的)?花月娇肯定爱笑。子墨:小巧可人——是我家婉娘说的。花月娇:确实爱笑……说得挺对呀?!
子墨:心有大爱。也是婉娘说的。绯红女:我这边(听到)说,情有靠山。天姐边给我梳头边说的。(绯红女注:当时给的图像,天姐在给坐在电脑前的我梳头,图像中那个我坐着在看电脑,天姐站在那个我身后梳头。2013-4-8)

杏子:画意是连续的……卸甲梳头理红妆。画眉:意思就是你绯红女也该好好的收拾收拾自己了吧。
画眉:心有大爱,情有靠山——方能够死心塌地。小小:霜下天地肃,唯有腊梅开。2013-5-4

绯红女:你们说(脾气)怎么才能变好呀? 子墨:我问怎么变好?(婉娘说,)绵柔心生。

【杏子:须是大爱……2013-5-4】

花月娇:子墨你家婉娘很厉害呀,说得那么好。子墨:我家婉娘可好了,是自己不争气。花月娇:怎么不争气?现在这样就很好呀。
绯红女:我家姐姐一直在显给我梳头的像呢,就是把头发梳到一起,后面绑个把子的那种,不停地往一起梳,边看着电脑边梳。

【杏子:意思就是你还差的远呢?须是不停地梳理自己。2013-5-4】

花月娇:是让我们在电脑上多跟着曲文学习吧?得请姐姐说话呀,感觉绯红家姐姐对着我微笑。

【杏子:这个绯红女……画眉:不应该是个呆子呀?2013-5-4】

绯红女:我请姐姐说说,她没说,拿着皮筋在系头发了,刚才是梳,现在是系在一起了,然后(上身)往后一退,像是端详(梳好的)发型(怎么样)似的。我请姐姐说说。

【杏子:早干什么去了?2013-5-4】

情深似海(2013-4-8凌晨观记)
子墨:我家婉娘坐在沙发上低头绣花。绯红女:她说,乱了,再梳。这时看到头发披下来了,姐姐又在梳。花月娇:唉,咱们得不停地理红妆呀……

【杏子:还是个心乱呀?画眉:应是低头绣花。2013-5-4】

子墨:(婉娘神情)可恬静了,似笑非笑的。绯红女:不停地哈欠。花月娇:子墨多观婉娘吧?她绣花可不是想让我们看么?子墨:婉娘说,瓜蛋子,脉脉含情。
绯红女:(这边)还是姐姐边(给我)梳(头)边往后一闪身,像是看看梳得怎么样的感觉。(绯红女注:就是边梳着头发,上身边往后一仰,离得远点儿,端详头发梳得怎么样的图像。2013-4-8)

【杏子:意思就是,理还乱!2013-5-4】

子墨:她(婉娘)朝着屏幕那边说,伊人慧心。
绯红女:天姐说,情靠上。边说边恶狠狠地把(梳好的)头发往下一扯,“恶狠狠”是给的感觉。姐姐这一扯,(头发全散下来了),我看到,(图像中那个)我自己嘴里咬着皮筋在自己梳头呢。天姐说,定心,上妆。
子墨:(婉娘)说,清水心流月下帆。绯红女:(天姐说,)还旧,入头。棺材泪,下葬。图像有点儿淡了,天姐说了一句,姑娘头,小家子来,大渡堂前拜媚娘。子墨:(婉娘说,)闺中蜜。
花月娇:是不是小家子来才能成就姑娘头?绯红女:大大的哈欠,想哭。我问谁给的感觉呀?看到一白衣裙的女子来了,雪白的衣裙,手里好像还有白手绢,一扭一扭地来了,头上像是珠花,没看清。(绯红女注:当时头上的珠花一闪,马上又模糊了。2013-4-8)

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!


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。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,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。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,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。

查看其他FANDOM

随机维基